刘明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论坛 BBS<返回论坛列表页
父亲的山寨:雨纷纷,清明无客不思家(图文)
2017年4月10日 15:56
分类: 文化闲谈



  直到今年,我才晓得,父亲为何那么眷念土地。 大年三十晚上,我们一起在村头漫步,走到爷爷奶奶坟前,他问我,知道长辈们的坟为何埋在山坡上吗? 我一时愕然。 “你看看,我们这地方的坟,是不是少有埋在平地的?”父亲告诉我,坟前那些田地,都是先人们开荒开出来的,舍不得占。 “生前,他们把汗水洒在那里,年年岁岁;死后,把躯体埋在旁边守着,岁岁年年……” 从来没有读过书的父亲,竟说出了这般充满诗意哲理的话。 我再次愕然。 父亲,刘兴志先生,今年70岁,1968年参军,47军,1973年从陕西临潼复员,放弃了去大庆油田,回到湘西老家务农。 “广阔天地是战场,共产主义是理想,扎根立地干革命,誓把青春献给党。”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,无法理解他们的梦想与豪情。 爷爷刘天福在父亲半岁时病逝。奶奶向代翠,离开人世时才36岁,父亲不到7岁。 父亲变成了孤儿,从小就跟着堂兄刘兴富生活。伯父兴富先生比父亲大19岁,父母也在他10岁前离世。 在刘家坡上,两兄弟相依为命。1964年,为了集体劳动方便,他们搬到了如今的马凤寨。 林间河中放木排,天晴落雨挖生土,三更半夜赶田水……从懂事时开始,就知道伯父和父亲都很勤劳,他们给了我太多美妙而苦涩的乡村记忆。 当然,这其中最难忘的还是两个节,一是过年,二是清明。他们总要带着我们晚辈,到先人们坟前送亮、挂清。 送亮,就是年前到先人们坟前,燃三根香,烧一些纸,鞠几个躬;挂清,就是清明节再到先人们坟头挂一些纸,五颜六色的…… 在荒山野岭之间,他们常常指着一座座坟头,无数次地告诉我们,这边睡着的是你们公公(爷爷),旁边是婆婆(奶奶),那边是太太(曾祖)…… 在讲先人们一些故事时,还反复叮嘱我们要记牢,等到我们将来做父亲后,再告诉我们的孩子。 那个时候,在父辈们的带领下,每年清明节,我们还在先人们的坟前坟后栽树,以柏树、杉树居多…… 这些经历,对于大多数湘西男人来说,似乎都是一堂必不可少的人生功课。 伯父曾告诉我,先人们大约在清末从湖南桃源而来,到湘西多为平民百姓。革命战争年代,有的参加了红军,有的在国民党部队混得一官半职…… 但这些都是传说而已。一切地方志没有他们的痕迹,甚至直到现在,还没有一处先人的坟头留下一块碑文。 活着的人不多,可先人们留下的坟头却有50多座,开垦的田地更是数都数不清。 据说先人们大多消失在革命战争年代。 以祖父刘天福三兄弟来说,一个据说跟贺龙参加了红军,后杳无音讯,名字都不记得。 一个叫刘云成的,据说带不少刘家兄弟去了台湾,自己当了连长,上世纪50年代还给伯父来过信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均无法考证了。 祖父躲过了被抓壮丁的恐怖岁月,流离失所,也在解放前病逝了……大年三十,我和堂兄刘顺祥专门去给祖坟送亮。在杂草丛中,我们修砍了半天,才找到坟头。 燃一只烟,坐在坟前,不禁让人黯然神伤。 先祖叫什么名字?他是何年何月来到湘西的?从桃源县溯水而上?还是沿路而行? 一共来了多少人?他的后代又有哪些?名字呢?怎么称呼? …… 白云悠悠,清风阵阵。大地沉默,苍天无语。 那以后,我常常不时陷入无言的惶恐之中:他们来过这个世界吗?离开时,除了坟头和后人,真的什么都没有留下? 不用怀疑,先人们确实曾来过,且真实地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。他们一定和我们现在一样,也活得极其认真。 奋斗过,痛苦过,挣扎过,开心过……悲欢离合,都曾经有过。 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 无论经历过什么,如今,先人们都无一例外被时间打败了。 但谁敢否认,那些留下的每一个土堆里,不是埋藏着一部庄严的生命史呢? 对了,还有坟前那些土地,养活了一代又一代人,哪一块又不是先人们一手一手开垦出来的? 我突然明白父亲那一代人对土地的感情了。 与其说他们眷恋土地,还不如说他们在告诉后人,什么是珍惜?什么是感恩?什么是坚守? 不知来时路,枉为红尘人。 刘姓,在湘西永顺泽家是大姓,云扎、岩歇场等地,一个寨子有数百人姓刘。我出生地马凤寨,父辈男性只有堂伯和父亲。 我这一辈及晚辈,大大小小、男男女女也只十余人,多跟我走出了山寨。 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,伯父伯母去世已有十年了。 如今,母亲跟我住在长沙。堂兄们外出务工。父亲,无论我们怎么劝,他都不愿意进城。 父亲的山寨,很多时候,是一个人一只狗两头牛…… 山寨的消失,随着一代代人进城,似乎不可避免,但父辈们这种坚守,无疑是神圣且伟大的。 父亲常常告诉我们,自己还吃得、动得,干点农活,没有什么,生命在于劳动。 是的,生命在于劳动,人生在于奋斗。 也许,不管我们身在何处,都离不开牛马般的劳动和宗教般的执着,一如父辈们对土地深深地眷念。 年年清明,今又清明。雨纷纷,欲断魂。燕归花谢,早因循、又过清明。 清明,追根忆人,寄托哀思,这是悲怆的节日。清明,放歌纵酒,踏春而行,这是愉快的假期。清明,山清水秀,雨纷心明,这是劳动的号角。 这个节日忧伤缭绕,一切都逐渐远去。这个季节生机盎然,一切又将成历史。这个时代只争朝夕,一切正滚滚而来。 白下有山皆绕郭,清明无客不思家…… 思家,念家,想家,那么,天亮就出发。(完)。刘 明:男,湘西人。在新华社、中新社、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单位奋斗10余年。曾被评为新华网十大名博、感动家乡十大人物。 “刘明”个人微信公众号,视写作为一种生命状态。个人微信,每天坚持原创。广交天下朋友,请加15308433278。(注: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致谢。)。 刘明的父亲系列: 父亲的山寨:那些没电的往事难忘怀 父亲的山寨:一个人一只狗两头牛...... 年终给父亲的信:一路感恩一起快乐! 儿子的暑假:跟爷爷放牛吹火走亲戚! 父亲:我在给您写信中找到了自己! 我年终写给父亲的信:把老婆看哭了! 刘明: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春节回家! 好好的城市不住,父亲为何执意要回乡下去?(图文)

  • 浏览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跟帖

 
标题 (当前可输入字数:50)  
 
内容
 
 
 
    更多功能
批量上传图片
上传视频
写博客
收藏本贴
接收邮件
使用日历
 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 
 
 
刘明

“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为生,

置顶帖子
<
>
论坛热帖
<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