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明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论坛 BBS<返回论坛列表页
父亲的山寨:那些没电的往事难忘怀!(图文)
2017年3月14日 15:27
分类: 文化生活



  “马凤寨通电了!”。父亲在电话中的声音,有些激动。 原来,计划去年底完成的电力改造,终于在年后一个月搞好了。 接到父亲电话,我也有种说不出的高兴。于是决定改变《湖南印象》的采访计划,专程回趟湘西看看老人家。 这次回去,说得具体些,一是和父亲分享一下来电的喜悦,二得给他购买一些家用电器,三也需要告诉他如何安全用电。 准确地说,马凤寨二十年前就通了电,只不过是四个寨子,近千人共有一台变压器,电力一直不足。 印象中,马凤寨距变压器有两公里多,二十年来,电杆全是就地取材,有树的地方,挂在树上,没树借过,就栽根木杆子。 我陪乡亲们整修过这段线路,电线虽细如山里的葛藤,但还是可以在昏黄的灯光下喝酒聊天,有,总比没有的好。 去年底,在永顺县委、县政府主要领导关心下,我们村进行了农网改造。马凤寨和他咱,两个寨子200多人,还新增了一台变压器。 原计划年前通电,由于种种因素没能如愿。 村民们虽至今还未收看过央视春晚,但家家户户屋前都竖了根水泥电杆,过年时,谈及未来,大家仍眉飞色舞。 不过,在我和父亲的话题中,除了展望未来,过去那些没有电的往事,倒是逐渐多了起来。没有电的日子里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,煤油灯下,父亲陪我读书。 父亲没有读过书,他年轻时到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战斗过,从湖南衡阳到陕西临潼,“革命战士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 父亲不认识字,但记忆力惊人,上世纪60年末70年代初,在部队里盛行的很多文章和诗句,他都能倒背如流。 煤油灯下,父亲当然不知如何辅导我做作业。印象中,他总是讲读书的重要性。“我在部队里吃了没有文化的亏。” 有时见我情绪低落,父亲总给我背些在部队里学的诗句,我至今对这些句子仍清楚记得:知识来自于线,聪明全靠学习。学习不欺勤奋者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 夏夜里,父亲坐在煤油灯前,给我用扇子扇风或驱赶蚊虫;冬天里,他在火坑边生一堆旺火或发一盆木炭,静静地陪我秉灯夜读…… 1990年夏天,在读高中还是中专这个选择上,父亲说,还是先跳出农门再说吧,最好能考一个有“电”的学校。看得出,父亲对电的渴望。 按照他的建议,那年秋天,我如愿走进了湖南机电学校,学的也是电气自动化专业。 记得走出湘西那晚,父亲在煤油灯下陪我坐了整整一夜。他说,男儿志在四方,中专虽没大学好,但人活到老学到老,一步一个脚印走,一切事在人为。 因为忙农活,父亲当时就请表哥罗世明送我。他再三嘱咐表哥,甚是仔细。但离开时又终不舍,一直把我们送到县城才离开。 远离湘西,我给父亲的信,也就多了起来,一是讲讲外面的世界,更多的则是人生的困惑,当然,也时不时地催他快点给我寄钱来。 父亲不识字,也不会写字,每次都是叫堂兄或堂姐夫代笔,他口述。除了鼓励我并按时寄钱来,每封信后落笔都有四个字:煤油灯下。 我那个时候不到20岁,弄不清他为何每次总要写这四个字,甚至还抱怨,老写这些东西,假如同学看了,丢人现眼,让人自卑。 可父亲总不厌其烦地告诉我,虽然你现在不再需要煤油灯了,但一个人无论走多远,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根。中专放假回家,没有电的日子里,还有一件事印象深刻,那就是和父亲翻山越岭到邻村打米。 十多里的山路,我们常常背着和身体差不多重量的稻谷。背篓前倾,勒得人肩膀直出血印,压得人大汗淋漓,气踹吁吁。 记得有天下雨,一大早,父亲就带我到猫子塘村打米,他差不多背了180斤稻谷,我年轻气盛,也背了100斤。 3公里多的山路,开始并不觉得太累,可下雨了,路越来越难走,快到打米厂时,一滑,我竟然摔倒了。 一屁股坐在泥路上,顶了半天,也没有背起来。一气之下,我把背篓扯了出来,狠狠摔得老远,不想背了。 父亲跟在后面,把他的背篓找个地方放稳,又到老远帮我捡回背篓,再把100斤谷包放了上去。 见我踹着粗气,他安慰着说,自己没有文化,就是这个命,如果你不好好读书,那么苦日子还在后头。 看着父亲在雨里帮我搬谷包,还准备替我背,顿感羞愧。我顾不上满身泥泞,自己硬是背了起来。一路上,眼眶湿湿的,分不清雨水还是泪水。 没有电或电力不足的日子,几乎每年春节,我都要回家。虽不能收看春晚,但在火坑边唱唱山歌,也是难得的享受。 我过去以为父亲不会唱山歌,这些年,随着我们兄弟姊妹一个个走出湘西大山,老人也常时不时地唱起山歌来。 前些年,他坐在煤油灯下总这样唱:马凤寨虽然也有电,但晚上分不清菜和饭,不信你到寨上走一走,看看百姓哪个不抱怨? 今年过年,他站在水泥电杆前唱山歌,歌词也变了:马凤寨很快要通电,晚上什么都看得见,精准扶贫扶得准,党的恩情唱不完。 这是一个有着50年党龄共产党员的心声,也是一位70岁还守在农村老农的赞歌。 通电了!马凤寨通电了!终于通电了!我理解父亲和乡亲们的激动。不是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人,也许,无法体会其中的辛酸。 既然有了稳定电源,这次回湘西,我首先给父亲买了台全自动洗衣机,虽然还没有自来水,但就是往里面倒水洗,总比寒冬腊月里用手搓好。 靠天水耕田实在太苦,我们要求父亲不再种稻谷。可他还是在公路边,种了近十亩多玉米等杂粮喂猪。父亲常说,生命在于劳动,不劳动者不得食。 说服不了他,就只好顺着他来。我用小车帮他到镇上拖了不少化肥,还支持他买了两头黑猪。目前,他一共喂了三头猪,为了方便他,我添的第二件电器就是农作物磨碎机。父亲再也不需要背着玉米翻山越岭到邻村去磨了。我教他正确操作机器时,老人笑得合不拢嘴。 第三件就是太阳能热水器。其实前些年就买了,可电力不行,一直无法正常使用。 这一回有了稳定的电源,终于可以用了。洗热水澡时,他在浴室里不时告诉我,这个好,这个家伙好…… 我原计划给他买新电饭煲和电冰箱的,他说旧电饭煲还能用,一个人在家,电冰箱用处也不大。 这次回湘西,我在老家呆了四个晚上,也是除了春节之外,停留得最久的一次。 更重要的是,这四个晚上,我和父亲都是同床共枕而眠。除了聊天,还是聊天,聊着聊着,我们就睡着了。 有天睡梦中,我清晰地听见父亲喃喃自语:有了电,真方便,电的用处说不完。 印象中,这不是我小时候在煤油灯下朗读的课文么? 我都不记得这是读几年级时的文字了,父亲竟在梦里还背得……(完)。刘 明:男,湘西人。在新华社、中新社、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单位奋斗10余年。曾被评为新华网十大名博、感动家乡十大人物。 “刘明”个人微信公众号,视写作为一种生命状态。个人微信,每天坚持原创。广交天下朋友,请加15308433278。

  • 浏览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跟帖

 
标题 (当前可输入字数:50)  
 
内容
 
 
 
    更多功能
批量上传图片
上传视频
写博客
收藏本贴
接收邮件
使用日历
 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 
 
 
刘明

“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为生,

置顶帖子
<
>
论坛热帖
<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