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明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论坛 BBS<返回论坛列表页
张家界印象:那方山水撩活一池春梦!(图文)
2017年2月14日 10:12
分类: 摄影



  人到中年,做梦少了,或者说,即便偶尔有梦,也单调得很。 在湘西过完春节,我回到长沙,日子按部就班地接了过来。 每天散步、读书、笔记、看稿、写文……几乎是饿了就吃,渴了就喝,累了就睡。 睡觉睡到自然醒,但几乎没有梦。 可昨夜还是梦了,这春天的梦,是带着孩子们飞越张家界,行走山水间。 一觉醒来,那方山水仍在脑海里萦绕,险峻的,清丽的,芳香的,当然,也是难得一梦的…… 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这莫非是为了弥补前些天现实中的遗憾? 上周在微信上,看见张家界副市长欧阳斌先生发了一组武陵源照片,云涛漫涌于峰壑之间,峰柱起伏,若隐若现,奇秀无比…… 虽无数次到过武陵源,但很少见云海奇观。如此诱人的风景,怎不能令人心动? 于是,趁着还在假期里,我决定带家人再去张家界。 我们到的那天,武陵源阳光明媚。可第二天去了天子山,海拔千米以上,一片朦胧,听得到不远处游人们在说话,但看不清对方身影。 山顶什么美景也看不见,加上气温低,还飘着同粉也似的冷雨。我们不得不一路坐车,也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。 乘百龙电梯而下,儿子兴奋起来,因为他见了从未看过的山峰、峡谷和松树,还有猴群…… 但还是匆匆而过,这次武陵源之行,没见云海和雪景,甚至在山上还受了冷,不能不说,有些遗憾。 武陵源对于孩子们来说,是第一次来。但对于我和爱人来说,多次到过,并不陌生。 一路上,我对儿子说,张家界之美,美在武陵源,武陵源之美,美在山和水。武陵源的山,完全不同于中国的三山五岳,它们虽也有高度,但不是天险,也非屏障。 准确地说,这些山,叫石英砂岩峰,躲在武陵源的崇山峻岭间,仿佛如春笋般串出地表,形态各异,高低错落,地貌面积多达264平方公里。 让人惊叹的是,武陵源海拔300米以上的石峰,就有3103根,比高由20多米到400米不等。 这三千多奇峰,峰体层叠清晰,纵横交错,菱角分明。好像上天专门安排神仙用刀斧完成的,横砍,竖劈,撇削,捺雕,洋洋洒洒,一挥而就。 10年前,在中新社记者期间,我曾无数次地漫步武陵源,而昨夜梦中,也再次走了一回。 过金鞭溪,穿百丈峡,登天子山,逛黄石寨,行宝峰湖,钻黄龙洞,趟神堂湾,观十里画廊…… 金鞭溪大峡谷有7公里多,两岸翠峰簇拥,溪水绕峰穿谷,一路林茂花香,吐清纳秀,夺人魂魄。 百丈峡壁立千刃,石崖如削。走进一线天,抬头仰望,仿佛坠入地缝里,令人恐惧,使人晕眩。 不到黄石寨,枉到张家界。黄石寨为一巨大方山台地,海拔1080米,寨顶面积16.5公顷,堪称武陵源最美观景台。 站在黄石寨,放眼远望,数不清的石峰石柱,嶙峋挺拔,此起彼伏,形成浩瀚的峰林。若在此振臂高呼,谷音回荡,令人心旷神怡。 天子山上御笔峰,是张家界标志景点。山谷中数十座秀峰突起,错落有致,遥指蓝天,靠右的石峰,像倒插的御笔,靠左的石峰似搁笔的“江山”。 本来,这是大自然亿万年来的神来之笔,可在当地,却与悲壮的传说联系起来。 传说的主人公叫向大坤,当地人称向王天子,历史上确有其人,生于1328年,1385年自称天子,被朱元璋派兵镇压。 当地人说,向大坤最后在神堂湾跳崖自尽,他的御笔化成石峰,厮守在神堂湾边,装御笔的“签筒”、“笔架”则留在水绕四门。 看得出,历史上的向大坤,在当地深得民心,并留下了很多相关地名,如天子山、御笔峰、点将台、万岁碑、将军岩…… 如果说三千多奇峰是张家界第一风景,那么,峰林之上的松树,毫无疑问,就是第二风景。 这也正如御笔峰上,没有那几棵松树摇曳,也不过是秃笔而已,没有灵魂,也无神韵。 这松树,被冠名叫武陵松。它没有黄山迎客松那么高大,也没有泰山望人松那么悠然。但只要有缝隙的地方,就有它的存在。 或耸立峰顶,或悬挂峭壁,或横卧石隙。其形精悍,其势苍劲,其思淡定。可以说,武陵松因张家界奇峰而挺拔,张家界奇峰又因武陵松而灵秀。 在梦中,我清晰地记得,带着儿子和女儿竟飞过武陵松,身边绿浪叠涌,白云飘飘,百鸟争鸣……山是水的脊梁,水是山的血脉。地球上的山山水水,相依相偎,相连相通,造就了蔚为壮观、色彩斑斓的世界。 在武陵源峰林峡谷间,氤氲的云气常年驾着清风荡漾,时而聚集,时而分离,雨雪冰雾,因季而生,因时而变…… 水从石缝里钻出来,人们叫它泉;水从悬崖上跳下来,人们叫它瀑;水在沟壑间躲起来,人们叫它潭;水在峡谷中跑起来,人们叫它溪;水在洼地上聚起来,人们叫它湖…… 泉眼无声惜细流,抽刀断水水更流,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江春水向东流…… 水生百态,水起千姿,水孕万物。水如人生,人生如水。水的力量,水的韧性,水的情怀,何尝不是我们梦中最美妙的风景?我记得梦中的武陵源,还碰到一种特有的花,叫龙虾花,在树干和溪流边随处可见。它是春天发芽,夏天开花,秋天果挂。 龙虾花,顾名思义,花似龙虾,头上还真有两根胡须,卷曲着,鲜花盛开似虾嘴,且嘴里含着根花柱。 或者说,这龙虾花的花苞像虾头,花蕊像虾嘴,花瓣像虾身,花丝儿像虾尾。 龙虾花,花身色彩纷呈,有粉红色,也有白、红的紫色,花瓣有单瓣或重瓣。果实呈锤形,有白色茸毛。 有意思的是,采果的时候,必须看得准、出手快、抓得紧,不然,一碰到它,便咔嚓一声,壳儿炸了,果儿没了,还会吓人一大跳。 这就是有趣的龙虾花“虾跳”。我在梦中,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一颗。一颗跳,颗颗跳,它们这么一跳,也就把我的美梦跳醒了。 在梦里,我原计划还要带着家人,飞越张家界天门山,穿过大峡谷玻璃桥,或进黄龙洞走走、去江垭泡泡温泉、到贺龙元帅故居看看…… 看来,只有寄希望于今晚继续做梦了,我不知道这梦会不会接着做,反正过去没有这种经历。 如果接下来不梦了,那么,今年暑寒假,我会带着家人再去张家界,让春梦在夏秋冬里醒来。 当然,还会去武陵源看云海、观日出、赏虾花、拍雪景,把年初的遗憾,一并补回来。(完)。摄影:李 纲 邓道理 李 纲: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张家界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邓道理:中共武陵源区委宣传部新闻干事。刘 明:男,湘西人。在新华社、中新社、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单位奋斗10余年。曾被评为新华网十大名博、感动家乡十大人物。 “刘明”个人微信公众号,视写作为一种生命状态。个人微信,每天坚持原创。广交天下朋友,请加15308433278。

  • 浏览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跟帖

 
标题 (当前可输入字数:50)  
 
内容
 
 
 
    更多功能
批量上传图片
上传视频
写博客
收藏本贴
接收邮件
使用日历
 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 
 
 
刘明

“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为生,

置顶帖子
<
>
论坛热帖
<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