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明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湘西印象:我晓得你会来,所以我等(图文)
2017-06-08 09:53
分类: 旅游

“好唱山歌难开头,铁匠难打钓鱼钩,石匠难雕岩狮子,木匠难起吊脚楼……”

湘西,我的家乡。湘西印象,湖南市州印象最后要写的篇章。

动起笔来才发现,一时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。

好在我喜欢唱山歌,遇到压力时,一般先逮那么几首,很多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老家永顺泽家与保靖迁陵隔河相望,我第一个到的县城是保靖,山歌歌友也以保靖人居多。

即便是今天,漫步县城大街小巷,也常能碰到一群人唱山歌,站在桥头或坐在树下,好不惬意。每逢周末,各路高手还会聚在政府院坝上对歌。

保靖山多,给我第一印象,却是水资源丰富,酉水穿境而过,多达80余公里。


酉水是清澈的、甘甜的、厚重的,以至于加上三点水,就成了可以喝的“酒”……

保靖地标,当属城郊的钟灵山,山上有座钟灵塔,建于1898年。我记得塔门有幅对联,足以说明其气势:千里蜿蜒迴地脉,七层突兀锁江声。

保靖县城酉水之北岸,有块著名的摩崖石刻,天开文运,四个大字,高约2米,相传1892年,当地为庆贺两兄弟同时中举而刻。

摩崖石刻之上,有个狮子洞,洞口如张开的狮子口,被一座庙宇顶着。庙后那洞口还可以进人,据说能直达永顺境内。

保靖黄金茶,有“中国最好的绿茶”之美誉,主产于吕洞山区域,气候独特,土壤独特,当然,品质也不一样。

吕洞山海拔1227米,因山峰上两个天眼竖立,呈“吕”字而得名。当地苗族人视其为圣山。

保靖人吃得苦、霸得蛮,属典型湘西人性格,也是湖南目前奥运冠军最多的县域。举重女将杨霞和向艳梅,都是这个地方人。

从保靖到花垣县,开车20分钟就到了。

花垣与重庆和贵州交界,边境有个茶峒,文学大师沈从文先生的小说《边城》,就是以这里为背景创作的。

边城“一脚踏三省”,过去,一条拉拉渡在清水江上往来不歇,把三省亲密地挽在一起,“翠翠”和她的爷爷,就是摆渡人。

上世纪三十年代修湘川公路时,江上有了石桥。桥这边是湖南人,过了桥有条巷子,左住贵州人,右住重庆人。

拉拉渡,边城永远的魂,如今无论是匆匆而过,还是夜宿江边,人们都会坐上一回,感悟大师的作品,渡人渡己。

前些年,那个圮坍了的白塔,又再次重新修好了,塔下还建了单独的木屋。木屋里,没有老人,没有翠翠,也不见大黄狗……

不过,每当夜晚来临两岸彩灯闪烁的时候,山腰的白塔也亮着白灯,浑身通透,一切光景静美而略带忧郁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州60年了,首任州长石邦智先生,苗族,就是边城人,跟随贺龙参加过长征。2006年去世,享年87岁。

花垣麻栗场有座文笔峰。清朝举人石板塘在此留下上联:尖山似笔,倒写蓝天一张纸,百年来无人对出满意的下联。

花垣之东是吉首市,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。

吉首过去叫乾州或乾城,这里四周环山,中为盆地,有天星河、万溶江从中穿过,形成三陆横陈,状如乾卦。

1952年,乾城改为吉首。

距吉首20公里处,有著名的矮寨公路奇观,修于1936年9月,是抗战时期的生命通道。

6公里道路,就建在水平距离不足百米,垂直高度440米,特定的空间迫使其左右移动,形成了26截几乎上下重叠的路面。

2012年3月,一桥飞架南北。这座长沙到重庆,包头到茂名的高速公路大桥,全长1176米,高350余米,没有桥墩……

矮寨是镇政府所在地,德夯大峡谷核心景区,四周皆为巍峨的大山,山势跌宕,绝壁高耸,瀑布声声,溪水潺潺,炊烟袅袅。

吉首乾州古城。十里古街,十里河道,十里边墙,城内有中国近代史上名人罗荣光的故居。

1900年,八国联军侵略中国,天津大沽炮台总兵罗荣光,以“人在大沽在、地失血祭天”的英雄气概,壮烈殉国,享年67岁。

当年,罗荣光手下有一员裨将,于乱军中逃出大沽口,返回湘西。这次回家,使他有了第四个孩子。

这个孩子就是沈从文先生。1902年12月28日凌晨,出生于凤凰。

东临迎辉,南华滴翠。凤凰县城坐落在一个山洼里,四周皆山,山上古木参天,枝繁叶茂。

当地朋友告诉我,早些年,居民夜半醒来,常能听见一种鸟叫,其声清越婉转,悠远绵长,有人认为是传说中的凤凰。

凤凰城莫非由此而名,不得而知。

凤凰这个地方,在距今280年前,还是少有人居住的蛮荒之地。

1728年,湘西“改土归流”后,为防范苗族人民反抗,清庭才逐渐派戍卒屯丁驻扎这里。

别小看这偏远僻地的凤凰,仅清末不到百年时间,就出了八十多位将军。民国时期,也走出了以“湘西王”陈渠珍为代表的34位将军。

当然,这还不包括民国总理熊希龄、文学大师沈从文和一代“鬼才”黄永玉……

一座城市建筑和设施可以复制,但一座城市的文化和生态无法复制。

这些年,常有人对凤凰旅游说三道四,其实只有真正深入的人,才能看清过去,看懂现在,看好未来。

凤凰东接泸溪县。1995年,泸溪县城才搬到如今的白沙,这个地方依山绕水,绿树成荫,空气清新,有中国最年轻的“氧吧县城”之誉。

沅江好像一条腰带,把县城拦腰抱住。江边灰褐色的滨河断崖,鬼斧神工,远远望去,石缝石罅里,一些赭色的木器,若隐若现。

县城地标是涉江楼,两年前为纪念屈原建成。屈原流放期间,溯沅水而上,曾途经泸溪,写出了《九歌》和《九章》等。

《九章》的名篇为《橘颂》。“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”。如此看来,泸溪柑橘闻名于天下,其实2000多年前就有答案了。

浦市古镇,是泸溪沅江边古老的码头,地势平坦,河面异常宽阔。由于水路交通发达,历史上商贸极其繁荣。

浦市完整的保存着吉家院子等20多座古建筑。当地投入了数亿元对古镇进行保护性开发,目前已成为湘西旅游的新亮点。

泸溪之北为古丈县。歌唱家宋祖英、何纪光的家乡,“挑担茶叶上北京”的出发地,境内“古丈毛尖”有中国十大名茶之誉。

古丈面积1297平方公里,14万余人,为湖南最小的县,土司时期称下溪州。

古丈红石林,是全球目前唯一在寒武纪形成的红色碳酸岩石林景区,核心区域20多平方公里,融红、秀、峻、奇、绝、古于一身。

绝妙地是,红石林色彩会因天气而变,晴天望之,一片紫红,阵雨过后,顿成褐红。须臾之间,千变万化,令人惊叹。

红石林不远有个坐龙峡。游道建在峡谷深处。游人大多需沿着几乎垂直的高度攀沿,身边瀑飞泉跳,惊险刺激。

龙山古称上溪州,1729年建县。土司时期领头旗为辰,辰属龙,境内万山耸立,势若游龙,故名。

龙山有60余万人,是湘西人口最多的县,县城与湖北来凤县城相距仅4公里,为中国最近的两座县城。

2011年底,龙山来凤经济协作示范区列入《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》,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。

“北有西安兵马俑,南有里耶秦简牍。”龙山里耶古镇,位于湘鄂渝黔四省市交界处,也是酉水流域的大码头。

秦王朝短短十五年,就好像湘西大山里的云雾一般,让人根本无法看得清楚明白。

2002年夏天,在里耶古井里发掘出来的三万七千多枚竹木简,使秦历史首次以文字的形式复活了。

如今,里耶建有中国唯一专题秦简博物馆,“九九乘法口诀表”、“迁陵以邮行洞庭”简牍乃镇馆之宝。

惹巴拉,躲在龙山崇山峻岭间,距里耶20多公里。惹巴拉是土家语,可译为“在路上看到了美丽的地方。”

惹巴拉有块大平坝,被两河一分为三,且形成三个村寨,一座风雨桥呈“Y”字形,把她们紧紧牵在一起……

这风雨桥建于2008年,全长288.8米,比前世界纪录湖南芷江的龙津风雨桥,还要长36.8米。

龙山是两届奥运冠军龙清泉的家乡,这位27岁的小伙子,目前仍在积极训练中,他的下一个人生目标会是什么呢?等着瞧吧。

从龙山到永顺有了高速公路,一小时的行程。永顺古称中溪州,县域3810平方公里,为湘西面积最大县。

永顺文化旅游资源丰富,拥有湖南目前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遗址,三个4A级景区,九块国字号品牌。

老司城遗址为818年土司政权时期重要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是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保存最完好的文化遗存。

还有猛洞河、不二门、小溪、塔卧、双凤村……

永顺马拉河有大湘西五星级户外精品线路之称。人在河前没船也没路,进难退更难,必须跳下去,一路前行,风光无限。

沈从文先生说,酉水中山水木石最美丽清奇的码头,应数王村,也就是如今的芙蓉镇。1986年《芙蓉镇》在此拍摄,2007年改名。

瀑布是千年古镇的灵魂。芙蓉镇三面临水,瀑布穿镇而过,房屋鳞次栉比,跳入酉水前,瀑为两级,均高40余米,宽80余米。

最诱人的是下面那级瀑布身后,还有条人行道可穿越,驻足仰望,千寻匹练悬崖落,红灯万盏人千叠,朦朦胧胧,真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?

芙蓉镇之夜是曼妙的,瀑布流光溢彩,家家户户挂起的南瓜灯,倒影在酉水里,波光粼粼,有时还能听到渔人对歌,满河都是山歌浮动......


芙蓉镇,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。我常傻傻地在那里发呆,静听潮起潮落,惯看秋月春风,心里软和得很。


芙蓉镇曾是土司王治所,随着老司城遗址申遗成功,要改回王村的声音不少。我倒觉得,一地用两名也不错,如永州和零陵,千年如此,多好!

芙蓉镇不远有长官寨,国民革命军第73军军长汪之斌将军是这地方人。长沙岳麓山有座73军抗战纪念碑,将军部下不少湘西籍将士长眠于此。


永顺人李烛尘先生,首届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,轻工业部部长,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,1968年去世,享年86岁,为湘西籍目前唯一国家领导人。


60年前,中央正式确立“土家”为单一民族。“中国土家第一人”田心桃女士,永顺灵溪镇人。

前年国庆,我随李平副州长到河南拜访过田老,她谈笑风生,给人印象深刻。今年,老人90高龄了,听说还耳聪目明。


湘西山清水秀,地灵人杰,作为湖南扶贫开发工作的主战场,今年还将实现县县通高速。

更令人欣慰的是,去年12月18日,张家界经吉首到怀化的高铁已开工,5年左右,湘西人民将步入高铁时代。

芙蓉镇、吉首、凤凰等地均设有站点,届时吉首到长沙只要2小时,到广州5小时,即便是北京,也不过8小时而已。

今年初,湘西机场也在花垣县动工,预计工期为三年。

高铁、机场建成,都是1000多个日日夜夜,短暂又漫长……

但这一切很快都会来,你呢,一如“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”,肯定也会来吧?

“韭菜开花细绒绒,有心等人心不痛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冷水泡茶慢慢浓……”。

我晓得你会来,所以我等,唱着山歌等。(完)。


标签: 随笔 情感 摄影 杂谈 文化
  • 浏览: 168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刘明

“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为生,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